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作家与作品

“青杏”岁月
日期:2018-06-04作者:文爱凤来源:定西日报点击:

  昨夜梦中,我和村里的小伙伴们爬到村子对面的山上摘了好多青杏,我们坐在山顶一边开心地聊天一边吃着青杏,幸福溢满绯红的脸颊。这个梦勾起了童年时我和小伙伴们一起摘青杏的往事回忆。

  我们村子正对面有两座山,靠村子下庄的叫浪坡屲,靠村子上庄的叫堡子山。父亲曾说,过去土匪较多,每个村子都会在村子周围用土砌起围墙来预防土匪入侵,堡子山因此得名。浪坡屲和堡子山最美丽的景色就是每年春天绽放在满山的杏花。春天一到,放眼望去,漫山粉黛,杏花香味扑面而来,整个村庄沉醉在杏花芬芳中。

  我家大门正对着这两座山,小时候我总是跑到山上看杏花,那痴迷的样子,仿佛满山的杏树都是我的,我也常常眯着眼睛踮起脚尖嗅那杏花的芳香。山上的杏树杏花也成了我向别人炫耀的资本,我总是向我的伙伴们夸赞竞相绽放的杏花与它的繁果,我也曾多次带领我的伙伴们爬上山上去摘青杏。

  关于青杏最清晰的记忆便是小学时候与村里小伙伴一起去摘青杏“孵小鸡”的故事。

  当杏花还没有完全脱落,幼嫩的小小青杏于花蕊中若隐若现时,我们已经开始三五成群地上山摘杏子了。但我们摘来的杏子大多不是用来吃而是用它来“孵小鸡”,即将白嫩嫩的杏仁从杏子里完好无损地剥出来,然后迅速放入自己的耳朵内,等到白色的杏仁看起来变成蛋青色时便从耳中掏出,然后小心翼翼地剥开嫩皮,便可看到一小块凝结了的小疙瘩,我们称此为“孵出来的小鸡”。当时的我们,总是互相比较谁孵出来的小鸡多,谁孵出来的小鸡好看,胜利者总是嘴角上扬,而那些不服气者也总是嘟着小嘴露出不屑的表情。

  尽管定西的西岩山上也有杏树,但是它们在我心中的地位与家乡的那些杏树不可同日而语。家乡的杏树林,伴我度过了那段青涩的岁月,那里有我曾经做梦的憧憬,有我逐梦的踪迹。上周末与胡先生相商要去西岩山上摘青杏,但由于各种事情耽搁而未去成。端午回家的时候,我一定要去村子对面的山上去摘几颗青杏,在杏树底下好好坐坐,看看家乡周围的风景,感受故乡的气息。今年杏花的繁景我是错过了,来年的春天,我一定要去看看那漫山的杏花。

  时光荏苒,白驹过隙,当初那些一起摘青杏的伙伴们如今大多都已成家,有些甚至已为人父母,“青杏”岁月已离我们远去。

  小时候我们总是向往城里人的生活,如今当自己真正置身于城市中时,方觉家乡的纯美与质朴,怀念那些属于我们的“青杏”岁月和质朴年华。